小祠堂

小祠堂

农村祠堂一些不寒而栗的忌讳惊悚至极…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12 09:42    关注度:

  签到排名:今日本吧第

  本吧因你更出色,明天继续来勤奋!

  本吧签到人数:0

  送TA礼品

  来自iPhone客户端

  2017-01-04 14:42

  Alanxu20

 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

  我叫张远,家住蜀南一座叫牛头山的山脚下。山村野地怪事多,我们这里从来不缺怪力乱神的传说,有着形形色色的隐讳,村里人很胆怯怕事,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。不外在我看来,这些荒谬绝伦的隐讳,只是封建迷信的余毒而已,从来没有当真。

  可是有些工具,你不隐讳真的不可。。。

  我们村里有一座祠堂,从我记事起,除了爷爷外,那座祠堂从来没有人进去过。我不断很猎奇,祠堂里到底藏着什么宝物?爷爷告诉我,祠堂里关着一只魔鬼,特地吃不听话的小孩子。

  我晓得这个世界上底子没有魔鬼,爷爷越不让我进去,我越想晓得祠堂里有什么,总想找机遇往祠堂里钻。

  终究有一次,我成功了!

  那是一个秋天的晚上,村里人都在田里割稻子。在农村糊口过的人都晓得,三伏天能闷死人,恰恰稻子又在这时候熟,良多农人妄想凉爽都在晚上干活儿,白日躲屋里睡觉。

  趁一家人晚上出去割稻子,我悄然溜进祠堂。

  祠堂外面破破烂烂,里面却很标致,四处都种开花花卉草。我看到祠堂两头有一个水池,水池边放着一堆女人的衣服。悄然朝水池里看了一眼,里面有个大姐姐在洗澡。

  大姐姐好标致,肌肤白嫩得像雪,柳梢眉瓜子脸,鲜艳欲滴的红唇就像熟透的樱桃。出格是那一双桃花眼,含情脉脉如统一汪春水,几乎媚到了骨子里,比画上的仙女还标致。

  大姐姐估量想不到这么晚还有人进来,没有留意到我,很分心的在洗澡,白花花的身子看得我脸红心跳。我吓了一跳,怪不得爷爷不许我进来,本来这是村里的澡堂。

  我生怕被逮到,回身就要跑,成果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路,不小心被门槛绊倒了。

  这一下把水池里的姐姐轰动了,她朝岸边游了过来,爬上岸穿好裙子,把我逮了个正着!

  大姐姐刚洗完澡,身上还在滴答答答的掉水,裙子黏在身上就像通明的一样,该看的不应看的我全看到了,我的脸一会儿红了。

  “小色鬼!”

  大姐姐板着脸,有些生气的瞪着我:“偷看姐姐洗澡,不怕长针眼吗?”

  我吓坏了,生怕她到爷爷面前起诉,屁股都要被打开花。幸亏姐姐很大度,没有算计我偷看的工作,笑嘻嘻把我抱了起来,问我说她好不都雅?

  村里那些姐姐,都喜好这么问我,每次一说标致,就能骗到糖吃,要说不都雅屁股就会遭殃。我当然晓得该怎样说,不断的强调姐姐标致,大姐姐高兴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公然给我拿了半包大白兔奶糖。

  这工具在我们村子里可是奇怪玩意儿,就算是过年,也只要做村长的大伯家买得起,并且每次最多给我三四颗。没想到就这几句好话,不只免了一顿打,还拿了半包大白兔奶糖,我对大姐姐的好感直线上升,不断的夸她。

  大姐姐的身上,有一股其她姐姐没有的香味儿,闻起来暖暖的甜甜的,有点像栀子花的味道。我贪婪的呼吸着,脸贴着她的胸口蹭啊蹭,软软的暖暖的,好恬逸。

  大姐姐给我吃了两颗糖,把我抱到祠堂最里面,说今晚这事儿能够不告诉我爷爷,可是我得帮她一个忙才行。

  祠堂深处,是一座神龛。

  神龛有些岁首了,里面供着一尊菩萨。

  这尊菩萨被香火熏黑了,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很瘆人,大姐姐告诉我,这是封建迷信的余毒,以前破四旧的时候没有破清洁,让我继续革命前辈未完成的事业,把它扔进茅坑里算了。

  姐姐一番鼓动,说得我热血沸腾,可我晓得乱扔工具是不合错误的,如果让爷爷晓得我把祠堂里的菩萨扔了,非得打死我不成。

  见我不情愿,大姐姐立即急了,赶紧对我说,只需我帮她这个忙,她再给我买两包大白兔奶糖,哄人的被狗咬。小孩子有几个不嘴馋的,两包大白兔奶糖,对我的引诱太大了,我想了一下,就算是挨爷爷一顿打,这也值得。

  生怕大姐姐反悔,我立即爬上供桌,把那尊菩萨从神龛里掀了下来,然后抱起来扔进我家猪圈的粪坑里。

  神龛上的菩萨没了,大姐姐乐疯了,笑得花枝乱颤像个精神病似的,她让我先回家睡觉,这事儿谁也不要告诉,她明天就去给我买大白兔奶糖。可是从那当前,我再也没有见过大姐姐。

  从祠堂回来,我间接病倒了,每天晚上都发烧说胡话,打针吃药输液都不见好,大师都说我中邪了,要请僧人道士来驱邪。

  我们村子边有一座僧人庙叫钟峰寺,文革时破四旧,寺里面的僧人还了俗,只要一个叫德远的老僧人还住在里面。爷爷提了一袋米,把德远僧人请到我们家里,请他看看是抵触触犯了哪路大仙。

  看了我的症状,德远僧人一言不发,间接进了祠堂。

  看到一无所有的神龛,爷爷再三逼问,晓得菩萨被我扔进粪坑里,气得鼻子都歪了。

  爷爷气疯了,说祠堂里哪有什么仙女姐姐,分明是一只害人人命的狐狸精。这只狐狸精和牛头村仇怨很深,此刻被我放跑了,迟早会回来报仇,我还亵渎了菩萨,这又是一笔孽债。

  德远僧人很庄重,说我亵渎菩萨事小,可是放跑了妖孽,那可了不起,她必然会回来报仇牛头村,要想活命只能跟他落发为僧。如果不这么做,别说我要死,就连全村人都要跟着陪葬。

  我家就我一根独苗子,一家人当然不情愿,苦苦哀求德远僧人发发慈悲,不要断了张家的香火,设法子救救我。德远僧人想了想,说工作都曾经如许了,只能先跟着他礼佛,等26岁的时候再还俗吧,照样能够娶妻生子,不会断了张家的香火。

  芝麻那么大的一个村子,底子没有奥秘可言,不晓得谁把德远僧人的话传了出去,那些叔叔婶婶爷爷奶奶全都来了,一个个逼着我落发当僧人,就连出产队长都发话了,这件工作必需庄重看待,不克不及拿全村人的人命开打趣,不然就收了我家的地。

  胳膊拧不外大腿,全家人只能妥协。

  就如许我莫明其妙当了僧人,白日上学读书,晚上跟着德远僧人念经礼佛参禅,我对当僧人一点乐趣都没有,幸亏德远师傅也没有想传我衣钵的意义,我这边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他何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相处得还算和谐。

  最起头还好,可是到了二十岁,村里的年轻人要么出去打工赔本,要么早早的成婚生子,妻子孩子恩爱得不可,我这个假僧人心里难受得很,真应了那句话,身在佛门心在尘凡,天天眼巴巴的算着日子,恨不得早点到二十六岁,能还俗赔本娶媳妇儿。

  我二十四岁的时候,爷爷生了一场沉痾撒手去了!

  临终前,爷爷频频警告我,狐狸精必定会来纠缠我,让我万万小心,好好跟着德远师傅礼佛,能保一条命。可千万没想到,爷爷刚走没几天,德远师傅也去神仙世界见佛祖了。

  圆寂前,德远师父说出了工作的本相,狐狸精与牛头村有仇,可是我救了她有恩,只需我不给她报恩的机遇,她就不克不及报仇,就能保一村人的安然。之所以让我落发为僧,断了尘凡俗念,就是不给她报恩的机遇。

  我8岁的时候放跑了她,到26岁的时候就是18年,这么长时间狐狸精还没有来找我,那该当不会来了,我阿谁时候还俗该当没事。我把德远师父的话服膺于心,可是这个世间的事,哪里是几句话就能说得清晰,若是能说得清晰,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了!

  我爸是晚年得子,我本年24岁,我爸曾经59,每日辛勤奋作身体早就垮了,爷爷走了对他的冲击很大,办完爷爷的凶事就生了一场沉痾,医药费水一样花出去,好不容易把病治好,身体却废了,曾经干不了重活。

  家里得到了次要劳动力,一家人生计很难。

  就在这时,奶奶找了过来,唉声叹气的说老爷子曾经去了,她和我爸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让我赶紧还俗吧,早点成婚生子尽孝,这么大一小我,天天躲在寺庙里什么闲事儿也不干,还得让我爸养着,村里早就有无数闲言碎语,传得很欠好听。

  奶奶这么说,我的心一会儿乱了。

  奶奶悄然告诉我,她曾经为我物色好了一位姑娘,那姑娘叫白淑琴,是白家沟的人,标致得像仙女似的,让我赶紧回家成婚,赶紧生子以尽孝道,我这个春秋早就成家养家了。我本来就不想当僧人,此刻父亲得到了劳动能力,我更对峙不下去了,可是师父圆寂前说得很清晰,就算是熬也要熬到二十六岁,要否则会出大事。

  我这么一说,奶奶立即不欢快了,板着脸数落我,封建迷信那一套早就过时,连她都不信了,我这么大一个汉子还不赔本养家,还不承担起该承担的义务,莫非是要让我爸活活累死吗?

  这话很诛心,听得我心如刀割!

  奶奶又给我看了白淑琴的照片,照片上的女孩子,穿戴一身白色连衣裙,长发飘飘风情万种,肌肤白得像雪一样,出格是那一双桃花眼标致极了,几乎能把人的魂儿勾走。

  我间接傻眼了,底子不敢想象,在山沟沟里竟然还有这么斑斓的姑娘。

  就看了一眼,我心里就痒得像猫抓似的。

  奶奶悄然告诉我,白淑琴人才边幅那是没得说,就算在白家沟阿谁佳丽窝,也是打尖儿的没人能比。只是白淑琴从小死了爹娘,跟着奶奶糊口,她奶奶老了干不了活,日子过得很难,所以这才托她说媒,想早点嫁人给家里找个汉子,给她奶奶养老。

  如许的功德儿,奶奶当然不克不及廉价别人,所以让我提前还俗。

  我本来就身在佛门心在尘凡,奶奶一边用孝道逼我,一边用美女引诱我,双管齐下我哪里还对峙得住,间接跟着奶奶回家了。

  在奶奶的放置下,我和白淑琴见了一次面,和照片上比拟,白淑琴真人还要标致,生得千娇百媚落落风雅,言谈举止也很得体,我对她对劲极了,白淑琴对我也没什么看法,这门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!

  到了迎亲这一天,我带着一群兄弟,欢欣鼓舞的去白家沟迎亲。

  奉上红包打发了堵门的人,走进白淑琴的闺房,白淑琴穿戴大红嫁衣,正对着镜子打扮服装。不施粉黛的白淑琴,曾经是极美,此刻锐意打扮服装,镜子里的容颜,曾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,我想起以前读过的诗句,此女直应天上有,人世罕见几回闻。

  这句诗描述白淑琴,再合适不外!

  我被迷得晕头转向的,感受呼吸都要停滞了,一想到这么标致的姑娘,顿时就要成为我的媳妇儿,我整小我都晕乎乎的,走到白淑琴后面,壮着胆量从后面抱住了她。

  白淑琴的身上,有一股很诱人的香味儿,凑近了一闻,暖暖的甜甜的,就像绽放的栀子花一样,淡淡的暖暖的直入心扉,撩拨得我心里痒痒的,恨不得立即把她当场处死。

  白淑琴“呀”的叫了一声,看到是我之后,羞得脸都红了,却不敢高声叫,悄悄推了推我,一点儿用都没有,生怕我做出更过激的事,不敢再动了。

  贪婪的闻着白淑琴身上的香味儿,这股熟悉的香味,俄然与回忆中某一个夜晚堆叠在一路,仙女姐姐。。。大白兔奶糖。。。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阿谁晚上,阿谁用半包大白兔奶糖骗我犯了错误的仙女姐姐,我的心里俄然有种欠好的预见,这个白淑琴莫非就是。。。

  “我在哪里见过你吗?”

  闻着白淑琴身上的香味儿,我的心里越来越思疑,白淑琴就是那只被我放跑了的狐狸精。

  白淑琴回头看了我一眼,娇滴滴的笑道:“我们半个月前不是见过吗?”

  她的眼睛好标致,媚眼如丝温柔得像一汪春水,白淑琴不断对我笑,我的脑子昏沉沉的,眼皮子直打斗。细心想了一下,我们半个月前确实见过一次面,我俄然感觉很好笑,怎样能问出这么傻逼的问题。

  我没有看到白淑琴的奶奶,她不说我也欠好问。

  白淑琴服装好了,伸手把白淑琴抱了起来,把她抱进婚车里,预备回村拜堂成亲。

  对于白淑琴,我长短常很是对劲的。

  可是这桩亲事,从一起头就不成功。

  婚车走到半道,无缘无故就抛锚了,司机下车查抄一直找不到缘由,只能打德律风叫拖车。

  婚车抛锚,这长短常不吉利的兆头。

  客岁我一个伴侣成婚,也是婚车半路抛锚,他的家人出格迷信,爷爷奶奶全都跳出来否决亲事,闹到最初真的把新娘子退了归去,好好的一场亲事,硬是给办成了笑话。

  幸亏此次来了六辆车,换了一辆继续往家走,可是麻烦远远没有竣事。

  婚车刚开到村口。

  出产队的那头老水牛,睡在路两头呜呜呜在哭,眼泪哗啦啦的掉,就像哭丧一样。牛很通灵的,它的眼睛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工具。在我们这里有种说法,“牛哭丧,必死人”,办喜事碰到这种事,很不吉利。

  我的心里有点烦,下车把水牛赶开,让婚车继续开,眼看着新娘就要进门了,在观礼的亲友老友中,俄然跑出来一小我,傻了吧唧的往车道两头窜,间接被婚车刮倒在地上,要不是快抵家门口车子放慢了速度,卷进车轮里非出人命不成。

  被刮倒的是二傻子,比我大两岁,在我们这辈人中排行老二,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,神神叨叨的脑子纷歧般,我们都叫他二傻。二傻没什么大碍,从地上爬起来,不断围着婚车跑,一边哭一边笑,说三弟娶了只妖精进门,未来要吃人咧!

  虽然傻子的话,没有谁当真,可是连续不断的出不测,我的心里也很恼火。

  二傻这么折腾,气得我奶奶直顿脚,拿着扫帚打他,二傻日常平凡最怕我奶奶,可是今天也不晓得中了哪门子邪,怎样赶都赶不走,成心给我找不自由,最初找了几个兄弟,强行把他架走。

  新娘进门前,要先跨火盆,把从娘家带来的晦气驱清洁。

  还好此次没出不测,总算是把白淑琴迎进了门,紧接着拜堂成亲,然后开席宴请亲友老友,我带着新娘子给客人敬酒。

  这是我最怕的一个环节,山里人全都是酒鬼,一个个嗜酒如命,喝起酒来又喜好胡搅蛮缠,恰恰今天来的不是亲戚就是老友,谁都不克不及拒绝,我爸给我放置了两个挡酒的兄弟,我的腿仍是发软。

  今天出了太多不测,我是被搞怕了,生怕喝太多出洋相,幸亏白淑琴很聪慧,应对得很从容得体,好听的话从她的小嘴里说出来,一套一套愣是不带重样儿的,成功推掉了良多敬酒,要否则我今天非得喝爬下不成。

  白淑琴的表示,我爸妈看在眼里喜在心上。

  让这场喜事一冲,家里这段时间淤积的阴霾一网打尽,我看得出来,他们和我一样,都很喜好白淑琴,这让我的心里悄然松了口吻,成婚后我最怕的就是家庭不和,只需白淑琴能和我的家里人敦睦相处,我就能安心赔本,把这个家从头撑起来。

  晚上还有宴席,不外远的亲戚伴侣都走了,留下的都是本村儿的,此刻过了农忙时节,都没有什么工作干,一群人摆起桌子搓麻将打牌,我托言喝多了不想出去,缩在新房里和白淑琴看电视,晚宴也没有出席。

  农村不断有闹洞房的习俗,我生怕他们搞得过分分,让白淑琴受冤枉,暗地里和几个关系很好的伴侣打了招待,让他们不要玩得过分分,意味性的闹一闹就行了,还让我妈盯着,免得排场无法节制。

  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,仍是同宗本家,他们天然会给我这个别面,晚宴竣事后,玩了一会儿就各自走了,我把他们送出门,我总算松了口吻,回身进了洞房。

  夜深人静,白淑琴曾经卸了妆。

  花枝招展的白淑琴,美得有些妖艳,此刻卸了妆之后,是一股让人吝惜的柔媚,越看越都雅。

  拿起酒杯,倒了两杯酒。

  把一杯酒递给白淑琴,我的心里有些冲动,当了十几年的假僧人,我也终究成亲了,喝了这杯酒,从此就是夫妻,她就是一辈子牵手的阿谁人。

  白淑琴拿着酒杯,笑嘻嘻的看着我:“我就这么嫁给你了,怎样也得说几句好听的吧?”

  看着面前的白淑琴,盯着她的眼睛,我有些冲动的说道: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!”

  这是《诗经》里的句子,意义是非论生离死别,我都跟你说定了,牵着你的手,一辈子白头到老。虽然我对白淑琴并不熟悉,成婚之前就只见了一面,可是缘分这种工具,就是那么奇奥,即便只见了一面,以至只看了她的照片,我感觉她就是我射中必定的阿谁人。

  大概她很标致,可是我跟着德远师父做了十八年僧人,一颗禅心就算不克不及心如止水,也不是美色能引诱的,佛家讲究缘,我就信了这份缘。

  “那你要措辞算数,不管当前发生了什么,都不许嫌弃我!”

  白淑琴望着我,脸色有些庄重!

  我想也不想,间接承诺了!

  白淑琴满脸羞怯的看着我,端起酒杯喝了半杯,然后把杯子递给我,我将本人手中的酒杯也喝了半杯,然后递给她,和白淑琴手挽手,把杯子中的半杯酒喝掉。

  喝了交杯酒,就是夫妻。

  白日敬酒的时候,白淑琴的瓶子里其实是水,此刻是正宗的高粱白酒,只喝了一杯白淑琴就满面桃红,美艳不成方物。白淑琴晕乎乎的,把酒杯放在桌子上,我顺势抱住了她,把她拥在身下,张嘴亲她的脸。

  躺在床上,一头如瀑似云的长发披垂着,绝美的脸上布满红晕,白淑琴看起来有些害羞,标致的桃花眼紧紧闭着,曲线漂亮的身子悄悄扭动着,有点像是抗拒,又像是在投合。

  白淑琴的身子又香又软,慢慢滚烫了起来,我也按捺不住了,有一股火在小腹燃烧,越烧越旺。

  白淑琴也不晓得是害羞仍是严重,一直夹着腿不情愿共同,我有些焦急,凑到她的耳边骗她说不痛,白淑琴这才羞羞答答的共同我,我乘隙进入了她,打破了那层障碍,白淑琴痛得身子一缩,睁开眼睛娇滴滴的哼了一声:“骗子!”

  你晓得得太晚了,我的心里又冲动又酣畅,我把她变成了女人,我也成了汉子,今晚是新婚之夜,尽情享受着作为丈夫的权力,索要了一次又一次,直到白淑琴撑不住了,这才搂着她沉沉睡去。

  跟着德远师父,我从来都是早睡早起,白淑琴刚起来我也起来了,脑袋有些痛,胡里胡涂的身体也有些虚,总感受不合错误劲儿。很快白淑琴就起来了,坐在打扮台服装,镜子里的容颜,鲜艳慵懒得像一朵牡丹花,已有了几分初为人妇的风味,我强迫本人不要看,要否则又要走火。

  吃完早饭,带着白淑琴去给爷爷上坟。

  牵着她的手,白淑琴看起来有些不欢快,似乎是在怪我昨晚骗了她,我有点儿尴尬,也欠好注释,不晓得怎样哄女人。

  到了爷爷的坟前,把贡品从篮子里取出来,一样样摆在爷爷的坟前,拿着打火机点香烛,可是很奇异,香一点燃立即就灭了,蜡烛也是一样,我的心里有些慌,坟前香点不燃,这申明死去的亲人不情愿收受香火,莫非是我违背了爷爷的警告,没有比及26岁就成婚了?

  我有点害怕,跪在爷爷的坟前,把父亲生病了的事告诉他,我不是不服从警告,只是作为一个独生子,我只能提前还俗,以尽孝道。我感觉奶奶说得对,十八年前的工作,终究只是封建迷信,可托可不信,可是父亲的身体,确实不宜劳累了,我不情愿刚送走爷爷,又把父亲送走,这是我无法承受的痛。

  把话说完,又拿起香烛来点,这下是点着了,然后插在爷爷的坟头前。

  把带来的纸钱扯开,蹲在地上一张张给爷爷烧,晚上露气重,我担忧白淑琴染优势寒,烧完纸就想走。就在这时,白淑琴喊了一声,朝何处看了一眼,她指着爷爷的坟头。

  上面三支香还燃着,可是三支香燃的速度较着纷歧样,摆布两根烧得很快,可是两头那根燃得很慢,并且就只剩下一点焚烧星,还越来越弱,眼看就要熄掉了!

  看到这一幕,我吓得神色都白了!

  人隐讳三长两短,给亡者上香最隐讳两短一长,这比香点不燃还恐怖!

  就在这时,手机响了!拿出来一看,是张明打过来的,他是我们这一辈人中的老迈,比我还大三岁。大朝晨的,张明就给我打德律风,我有些奇异,按了接听。

  “傻子死在了后山的坟地里!”

  张明很烦恼的说道:“二叔正在找人收尸,你快点回来!”

  一个傻子,死了就死了,可我的心里一直堵得慌,就像心里压了块石头,感觉很压制。

  我回抵家里,二叔坐在我屋里,正在我和爸说什么,我爸一脸难受。

  二叔就是二傻的爹,问了才晓得,后山阴气很重,经常会发生一些邪门的工作,二傻死的样子很吓人,张明找了几个阳气重的小伙子收尸,仍是感觉不安全,二叔感觉我当了十几年的僧人,必定压得住邪气,想叫我一路去。

  可是我今天才成婚,不适合沾这些晦气,所以我爸很为难。

  我的心里不安,总感觉二傻死得蹊跷,想去看看到底怎样回事。我告诉爹没事,比及上午阳气比力重的时候,我和张明他们几个年轻人,带着门板去了后山,在一座老坟前找到了二傻的尸体。

  二傻死简直实很吓人,神色又青又紫,他跪在地上,双手死死卡着本人的脖子,眼珠子都凸了出来,舌头伸得长长的,竟然是把本人活活掐死的。

  看到二傻的惨状,我只感觉四肢举动冰凉,心里瘆得慌。

  张明他们也很害怕,不敢去碰二傻的尸体。

  昂首看天,太阳曾经很高了,就算有什么不合错误,此刻也该当没事,壮着胆量走到二傻的后面,伸手推了二傻一把,二傻间接倒在地上。在地上摆好门板,把二傻的尸体拖到门板上。

  二傻是跪着死的,双手还卡着本人的脖子,没法子摆在门板上,这个样子抬归去不都雅

  一个傻子,死了就死了,可我的心里一直堵得慌,就像心里压了块石头,感觉很压制。

  我回抵家里,二叔坐在我屋里,正在我和爸说什么,我爸一脸难受。

  二叔就是二傻的爹,问了才晓得,后山阴气很重,经常会发生一些邪门的工作,二傻死的样子很吓人,张明找了几个阳气重的小伙子收尸,仍是感觉不安全,二叔感觉我当了十几年的僧人,必定压得住邪气,想叫我一路去。

  可是我今天才成婚,不适合沾这些晦气,所以我爸很为难。

  我的心里不安,总感觉二傻死得蹊跷,想去看看到底怎样回事。我告诉爹没事,比及上午阳气比力重的时候,我和张明他们几个年轻人,带着门板去了后山,在一座老坟前找到了二傻的尸体。

  二傻死简直实很吓人,神色又青又紫,他跪在地上,双手死死卡着本人的脖子,眼珠子都凸了出来,舌头伸得长长的,竟然是把本人活活掐死的。

  看到二傻的惨状,我只感觉四肢举动冰凉,心里瘆得慌。

  张明他们也很害怕,不敢去碰二傻的尸体。

  昂首看天,太阳曾经很高了,就算有什么不合错误,此刻也该当没事,壮着胆量走到二傻的后面,伸手推了二傻一把,二傻间接倒在地上。在地上摆好门板,把二傻的尸体拖到门板上。

  二傻是跪着死的,双手还卡着本人的脖子,没法子摆在门板上,这个样子抬归去不都雅

  二傻死了好久,身体曾经生硬定形,我让他们几个过来搭把手,强行把二傻的手腕扳开,我看到他的手上有血,不外没有伤口。细心看了下,发觉伤口在脖子上,是两个比小拇指细一点的牙齿印,伤口很深很深,我感觉二傻是被什么工具咬死的。

  张明岁数不小,胆量却不大,看着二傻脖子上的伤口,有些害怕的问了句:“是什么工具?”

  “该当是野狗吧!”

  这种牙齿印,看起来像狗,不外我也不敢确定二傻是被狗咬死的,由于狗咬人一般是咬腿,很少有咬脖子的。不外为了不变人心,我只能这么说,免得他们往参差不齐的工作上想。

  把二傻抬归去,二叔沉着脸不措辞,二婶儿曾经哭得起死回生。

  虽然是个傻子,终究是二叔家的独苗,此刻鹤发人送黑发人,谁心里也欠好受。

  二傻憋屈了一辈子,死的时候也不荣耀,二婶儿她们把二傻洗清洁,然后换上一身清洁的衣服,一边找人去采办棺材和丧宴的食材,一边派人去发丧,奉告亲友老友,还有人去请地仙看地,想把他风风光光的送走。

  虽然我不喜好傻子,终究是同宗本家平辈的兄弟,二叔没有指派我做其他事,只是让我在二傻的灵堂前念《往生咒》,想让我把二傻超度,但愿他下辈子别再投胎变傻子了。

  说实话,我以前跟着德远师父念过良多往生咒,可是到底能不克不及把人超度,我本人也说不清晰。有一次我其实不由得了,悄然问德远师父,他说他也不晓得,不外能让活人心安,这就够了。

  念经能让二叔心安,可是我的心里不安。

  今天半夜牛哭丧,今天早上就应在二傻身上,一想起早上给爷爷烧的那两短一长的香,我的心里仍是瘆得慌,总感觉心神不宁。

  回抵家里,我的心里仍是闷闷的。

  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,奶奶和我妈都是板着脸,正眼都不看我一眼,我晓得他们在埋怨我不应去帮二傻收尸。白淑琴看到我回来了,给我端了一碗饭,我拿着筷子想去夹菜,我妈间接把菜碗端走,然后收拾桌子洗碗,搞得我很尴尬。

  等我妈洗完碗睡午觉去了,白淑琴悄然跑到厨房把菜端了出来,让我不要介意,我妈是为了我们好,成婚的时候确实不适合收尸。不外她也能理解我的难处,终究是从兄弟,这事儿本来就该我们这些兄弟来做。

http://scenesteal.com/xiaositang/84.html
上一篇:【伪装者】【楼镜亲情向】明长官今天进小祠堂了吗 01 下一篇:农村最简单祠堂图片

报名参赛